专家论坛

名家文章

名家文章

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

 

李海涛教授 博导

中医药认为新冠肺炎是一种寒疫。寒疫指一种时行疾病,传染性强,易引起流行,多从口鼻而入,有特异的病变部位,为病严重,病情凶险,传遍迅速,症状复杂多变。凡春应温而反大寒,夏应热而反大凉,感此非时之气而病,通称时行寒疫。王叔和《伤寒论序列》曰 “从春分之后,至秋分之前,天气暴寒者,皆为时行寒疫”!兑阶诮鸺吩疲骸按河ξ露春,名曰寒疫”,雷少逸说:“其实夏令之寒,是为阴暑之病,秋月之寒,是为秋凉燥气,此说夏秋不病寒疫,然当宗《金鉴》之训”,但雷氏又说:”昔贤人谓夏应热,而反凉,是为非时之气,若果见证与寒疫相合,不妨用寒疫治方”。

2020年春天气候变化剧烈,有雨雪冰冻,时常见“倒春寒”,庚子年,金运太过,少阴相火司天,阳明燥金在泉,初之气(大寒日至春分前2020.1.20-2020.3.19)!背踔,地气迁,燥将去,寒乃始,蛰复藏,水乃冰,霜复降,风乃至,阳气郁,民反周密,关节禁固,腰膲痛,炎暑将起,中外疮疡,主气是厥阴风木,客气是太阴寒水”。

前一年(2019年)的在泉之气少阳相火已迁移,2019年暖冬的燥热即将过去,2020 年春天会出现严寒天气,蛰虫重新伏藏,河水重新结冰,霜雪复降,寒风刮起,阴寒偏盛,而使阳热之气闭郁于内。今年春天天气走势与此类同,春节前后,出现“倒春寒”,武汉及周边地区,正月初一及二十二日左右出现雨雪冰冻天气,易出现时行寒疫,果然新冠病毒疫情开始漫延。上古医药认为新冠病毒疫情应称为时行寒疫,寒疫发生时,长幼率皆相似,并且互相传染,寒疫之所以互相传染,由所感寒邪之中,或挟厉风,或挟秽湿,症状虽大多与伤寒相似,而其成因则同中有异。

寒疫的症状,一般有憎寒发热、头痛、无汗而身疼、胸闷不饥、或欲呕、或泻,舌质不红,苔白滑,脉浮而紧。较重的则凛寒壮热,或发寒战,头痛甚,不思食,亦不甚渴,或呕吐,或苔白而秽,脉沉紧或浮弦。新冠肺炎初起症状,与此相似,即发热、头痛,甚至有胃肠道症状。

寒疫的治疗,吴坤安主张:“治时疫,当分天气寒暄燥湿,病者虚实劳逸,因证制宜,不可拘泥。如久旱多燥,多温疫流行,则清火解毒,忌用燥剂;如久雨多湿,多病寒疫,或兼吐泻,宜燥湿散寒,忌用润剂。此治时疫之正法”。张潞玉说:“治寒疫当以发散为主,即有宿滞,兼与桔半枳朴,不得滥用里药,倘邪未入里而误与攻下,不无引贼破家之虞,故其始与伏气迵乎不类”?杉咧卧,当以辛温散寒为主,与温疫伏气之治截然有别,一般可用香苏散复方葱豉汤,重则可用十神汤,或苏羌饮;其挟厉风而发,头痛形寒独甚者,苏羌达表汤复方葱豉汤,以辛温发散为宣;其挟秽湿而发,呕恶身疼肢懈独甚者,藿香正气散不换金正气散,以辛淡方透为用。其它,如活人败毒散、生姜汤泡服,若寒疫传变之症,又当分经辨证,随症施治。

新冠肺炎(又称武汉肺炎),从武汉起疫,武汉地处长江中游,又有汉江、东湖。河网密布,故湿气较大,当地人嗜食辛辣。故易得寒疫(挟湿)之症, 辛辣饮食,会加重病情,导致新冠病毒引致的病毒性肺炎,发病急重,死亡率高。

新冠肺炎又属病毒性肺炎。中医本无肺炎病名,在古代文献中记载的肺气喘满,咳逆上气,气促气紧,及马脾风之类,与现代医学所称肺炎的症状都很相似,《内经 .至真要大论》病机十九条:“诸痿喘呕,皆属于上”,“诸气喷郁,皆属于肺”。这些认识亦与现代医学病理变化在肺相符。肺炎多发于冬日,中医认为是内火与外寒相搏,肺金受制,失于清肃,气不下降,三焦决渎失职,以致饮邪上逆,造成极为严重后果,乃至死亡。

辨证施治:一、辨表里,肺炎初起多在表在上,亦即在肺在卫,其症为发热无汗,面赤,口渴或不渴,气喘咳痰,舌苔薄白或微黄,脉浮数或右大于左。此时当治上不犯中,治表不犯里。迨至在卫不解,转入气分,即传胃传里,其症多见口渴鼻干,舌红苔燥,气粗息促,喘逆膈动,烦躁不安或大便不通,小便短赤,此时仍宜清气,由气透卫,慎毋犯下,诛伐无过。二、辨虚实:实为邪气实,虚为精气脱。首先应注意病人的体质,其次应注意病邪之轻重,病邪轻而体质强者易治,病邪重体质弱者治疗颇难。

新冠肺炎中医称之寒疫,西医称之病毒性肺炎,临床治疗有四法:

一、 宣透法:新冠肺炎在初起时,必须急用此法,不可过早使用寒凝凉血之品。邪有出处。故初起必宣透,用杏苏散(杏仁、苏叶、半夏、茯苓、前胡、枳壳、橘皮、苦桔梗、生姜、大枣),银翘散(银花、连翘、苦桔梗、竹叶、薄荷、生甘草、芥穗、豆豉、牛蒡子),桑菊饮(桑叶、菊花、杏仁、连翘、薄荷、苦桔梗、甘草、芦根),升麻葛根汤(升麻、葛根、芍药、甘草), 葱豉汤(葱白、淡豆豉),三拗汤( 麻黄、杏仁、甘草)等。

二、 表里两解法: 新冠肺炎,初起失于宣透,则病邪由卫而气,以致肺胃同病,表里受邪,内结胸中,此时必须两解,由卫透气,否则表里郁闭,热甚津伤而成陷脱。吴坤安说:“肺有火邪,而太阳感寒------, 宜外散寒邪,内清肺火,咳喘者,麻杏石甘汤妙”。说明表里两解是透邪外达的有效途经?梢匝∮麻杏石甘汤(麻黄、杏仁、生石膏、甘草),五虎汤(麻黄、杏仁、生石膏、甘草、茶叶),栀子豉汤( 栀子、香豆豉),凉膈散(大黄、芒硝、连翘、淡黄芩、甘草、栀子、薄荷、竹叶),三黄石膏汤(生石膏、黄芩、黄连、黄柏、麻黄、淡豆豉、栀子、葱白),小陷胸汤(瓜萎、黄连、半夏),瓜萎薤白汤(瓜萎、薤白、半夏、枳实或白酒生姜)。

三、 清热阴法:新冠肺炎,在使用宣透或表里两解法后,一般只须调和肺胃微兼生津之品即可。若热邪尚盛,阴液受伤,或治疗不当,邪热郁闭而伤阴,则当用清热救阴法,邪热不清,必灼肺胃之阴,清热养阴之法,刻不容缓。方剂:竹叶石膏汤(沙参或西洋参、麦冬、生石膏、法半夏、甘草、粳米、竹叶),白虎汤(生石膏、知母、甘草、粳米),或人参白虎汤(前方加人参),泻白散(桑皮、地骨皮、甘草、粳米),千金苇茎汤(芦根、冬瓜仁、薏苡仁、杏仁或桃仁),玉女煎( 生石膏、知母、细生地、玄参、麦冬) 及犀角地黄汤(犀角、细生地、丹皮、白勺)之类。

四、 生津固脱法:邪陷不解,正脱津伤,或饮食不洁、或重感风寒,新冠肺炎患者病情反复迁延,而气液两伤,正溃津固,此时惟急扶正气,力救津液,迨正气来复而邪气始有出处。方剂:独参汤(西洋参或人参),参麦散(沙参或西洋参、麦冬),千金麦门冬汤(麦冬、法夏、沙参或西洋参、甘草、粳米、大枣),益胃汤(沙参、麦冬、细生地、玉竹、冰糖)之类,此时用药务在单纯,则力专而取效始快。

新冠肺炎一定要早期诊断、早期治疗、对症用药,不可拖延,这是治疗的关键。另外作为早期预防用药,或密切接触者,处于医学观察期,推荐使用藿香正气口服液。

乐购彩票 富康彩票 万国彩宝 丹麦28 vr10分彩 玩彩